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廉政史鑒
琴台善政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 發布時間:2019-08-13

  提起古琴,人們常會想起春秋時的“琴聖”俞伯牙,可歎這位“琴聖”的知音,隻有鐘子期一人。鐘子期亡故,俞伯牙摔琴謝知音。而唐朝開元年間,有一位縣令,不僅讓古琴藝術變得雅俗共賞,還把琴台當作“審音理政”的窗口,全縣百姓都成了他的“知音”。這位“撫琴與民同樂”的縣令就是元德秀。

  元德秀(695年—754年),字紫芝,河南洛陽人。年少喪父,事母至孝,曾背着母親進京考試。開元二十一年(733年)登進士第,任邢州南和縣尉,因施政有方升為龍武軍錄事參軍,後因車禍傷足辭去軍職。因家境貧寒,于開元二十三年(735年),自求任魯山縣令。

  魯山地處偏僻山區,盜匪橫行、虎患不絕,原任縣令棄官而去。元德秀上任後,撫流民,修水利,興農桑,治匪盜,群衆漸漸安定下來。據《新唐書》記載,有個盜賊被關押在牢裡,當地正碰上老虎作惡,盜賊請求打虎贖身,元德秀答應了他。有屬吏對元德秀說:“那是盜賊的詭計,将來他逃走了,你不是要受到牽累嗎?”元德秀說:“我已經答應了他,不能背棄約定。如果有牽累,我當承擔罪責,不會牽連到别人的。”第二天,那人帶着老虎的屍體回來了,全縣的人都為此而啧啧稱歎。

  唐玄宗在東都時,曾在五鳳樓下設宴,命令三百裡内的縣令、刺史都要拿出歌曲來進獻。當時人們都傳言玄宗将要對所獻歌曲排出優劣,施加賞罰。為求封賞,河内太守用車裝着幾百個演員,披挂着錦繡,甚至有的裝扮成犀牛、大象,十分新奇瑰麗。隻有元德秀不願勞民傷财,隻帶了樂工幾十個,聯袂唱了一首他自己創作的歌。玄宗聽後,十分驚奇,贊歎說:“唱的都是賢人之言呀!”又轉而對宰相說:“河内府的百姓恐怕都生活在苦難中吧?”于是罷免了河内太守,元德秀因此更加出名了。

  為感謝這位好縣令,開元二十四年(736年),魯山鄉紳和民衆自發組織,捐資為喜歡彈琴讀書的元德秀倚舊城牆修築了一座琴台,以示慶賀。此後,元德秀常在琴台上讀書彈琴,處理政事,與民同樂,史稱“琴台善政”。

  元德秀一生清廉,所得到的俸祿全都用來供給孤兒棄兒吃飯穿衣。縣令任滿,他用來盛物的竹筐裡僅剩一匹細絹,便趕着一輛柴車離任。定居陸渾時,他的住宅不造圍牆,不設門鎖,也沒有仆人小妾。元德秀喜歡彈琴、擅長作文,寫了一篇《蹇士賦》來自比。宰相房琯,每見元德秀,歎息曰:“見紫芝眉宇,使人名利之心都盡”。成語“紫芝眉宇”即來源于此,形容人德行高潔。

  天寶十三載(754年),元德秀去世。死時家裡隻有枕頭、鞋子、竹盆和舀水的瓢一類東西,可見其兩袖清風。司馬光稱“德秀性介潔質樸,士大夫皆服其高”,一代大文豪蘇轼也發出“恨我不識元魯山”的感慨。

  政聲人去後,民意閑談中。元德秀“琴台善政”的故事,千百年來一直為文人墨客所歌頌。明代詩人姚裕在《琴台》一詩中寫道:“琴台百尺枕蒼天,今日登臨憶往年。漫想紫芝為政暇,幾多情思付絲弦。”明代成化年間,魯山教谕陳孜在《琴台善政》一詩中寫道:“賢侯德政愛民深,百尺高台靜撫琴。一曲清風弦上調,滿腔和氣轸中吟。伯牙昔日堪同操,單父當年不易心。高山流水非獨樂,至今追慕仰德音。”高山流水何其美,與其獨樂,不如與民同樂。(崔潔 黃海濤)

編輯:羅希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