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滾動新聞
湖南:為基層幹部減負 甩掉包袱 輕裝上陣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 發布時間:2019-08-13

清理責任狀、減少會議文件數量、優化考核檢查方案,湖南為基層幹部減負,激活幹部幹事創業動力——

  甩掉包袱 輕裝上陣 

  圖為桃江縣委領導在貧困戶楊國良家中走訪,了解其生産生活情況。 詹薇 攝

  8月3日,周六清晨,田裡的禾尖還挂着露水,不少村民已經在田間勞作了。

  在湖南省桃江縣石牛江鎮蘇團村,一輛印有“公務用車”的湘H牌照小汽車安靜地開進村裡,一段時間後,又靜靜地離開了村子。如果不是貧困戶林合森向車子揮手喊“謝謝書記”,估計很少有人知道,當天桃江縣委書記湯躍武來村裡檢查扶貧工作,并慰問了貧困戶。

  “如今市裡縣裡領導來村裡檢查,都不打招呼直接進村民家裡了解情況,不用村幹部陪同了,我們把更多精力放到了搞生産上。”石牛江鎮小坡頭村黨總支書記、村委會主任夏次龍說,領導來村裡,村幹部卻不知道,這種情況在桃江縣已是平常。

  這是湖南省為基層減負的一個縮影。今年7月20日,湖南省委出台了《切實減輕基層負擔實施方案》,全面清理責任狀事項、提倡“四不兩直”式調研、減少會議數量、減少各類文件材料,一系列旨在為基層減負的硬措施讓基層幹部甩掉了沉重包袱。

  去掉一紙責任狀,激活幹事一雙手

  1982年,常德将“一票否決”用在計劃生育工作中,把各單位抓計劃生育工作的好壞作為衡量該單位全面工作的重要指标,若計劃生育沒有達标就不能評先評優。

  一時間,“一票否決”在全省各地各部門遍地開花,成為了督促工作、落實責任的一把“利劍”。

  然而近些年,湖南省一些地方責任狀和“一票否決”泛化濫用,耕地抛荒、招商引資、春季禁漁,“什麼都往筐裡裝”,讓基層幹部不堪重負、反映強烈。

  “我們根本就沒有執法權,就算簽訂這些責任狀,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今年年初,安化縣一位村幹部在鄉鎮經濟工作會上簽訂并領回一堆責任狀,其中一些單位把食品安全目标管理、禁毒禁賭工作的責任狀簽到了村一級,讓這位村幹部不停搖頭。

  一些泛濫的責任狀、“一票否決”不僅“亂派單”,而且還束縛了幹部幹事的雙手,讓基層疲于應付。

  “有時候,服務群衆給責任狀和‘一票否決’‘讓路’也是種無奈。”永州某鄉鎮黨委書記告訴記者,在鄉鎮,與群衆打交道的情況非常多,服務群衆、解決訴求是一項經常性工作,且非常花時間和精力。但由于全年有二十幾個責任狀和“一票否決”相關工作壓在身上,自己不得不“優先”應付這些檢查、考核,而把群衆的訴求擺在後面。而群衆的訴求在往返幾次都得不到解決後,一些小事情就可能變成上訪件了。

  責任落實不是靠“一張紙”。為減輕基層負擔,激發幹事動力,6月5日,湖南省下發《關于統籌規範責任狀及“一票否決”事項的通知》,對泛化的責任狀、“一票否決”“動手術”,規定除黨中央、國務院和省委、省政府明确規定的以外,省直部門一律不得再對下簽訂責任狀,一律不得擅自設立“一票否決”事項,并在市縣兩級同步開展清理。

  “經各單位自查,全縣共簽訂安全生産、脫貧攻堅等各類責任狀43個。”今年6月,安化縣委對照省委要求,亮出減負“清單”,撤銷責任狀41個,隻保留2個。

  “瘦身”之後換來的是輕裝上陣,基層幹部丢掉了繁多的責任狀,可以專心幹好主責主業了。

  今年5月,新化縣強力推進“信訪積案集中化解、建設領域解難題、防範和處置非法融資”3項重點工作,169件信訪積案已集中化解145件。

  “70餘個一拖十來年的征地拆遷安置遺留問題得以妥善解決。”新化縣信訪局負責人表示,沒有了責任狀,責任絲毫不減,用于解決信訪問題的時間精力反而更多了。

  “減負讓群衆有了更多的獲得感。”株洲市委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今年在脫貧攻堅方面,全市開展“鞏固脫貧九清零行動”,有效減少了各類信訪數量,信訪總量為全省最少,脫貧“摘帽”的成績得到了進一步鞏固。

  精簡一場會,解放一雙腳

  “統戰、政法、組織、黨委辦、宣傳等5個會一起開,共用時2個半小時,務實高效、簡潔明了,不像以前‘一會跑一趟、一開大半天’,大大節約了時間。”今年3月,南縣組織召開全縣黨務工作會議,該縣中魚口鎮黨委書記談悝走出會議室後一身輕松,他說:“以後跟群衆解釋‘明天我有會,你别來,不然會白跑一趟’這種情況就少多了。”

  的确,鄉鎮一級基層黨委政府與人民群衆面對面打交道最多,也是了解民生、服務百姓、解決訴求最快最直接的基層政權。然而,上級黨委政府各類工作部署和會議精神都要傳達到基層,會議一多,一些鄉鎮幹部自然就成了“開會專業戶”,與群衆“失聯”。

  “經常不是在開會,就是在開會的路上,或者在迎檢的現場。”郴州市北湖區人民路街道辦事處黨工委副書記李育超這樣總結自己曾經的工作狀态。他還告訴記者,去年一年他開了100多次會議,加上本單位會議共有200多次,70%的精力花在開會上,到群衆身邊的時間很少。

  時間精力花在了“泡在會場”而不是“走訪基層”,文山會海讓廣大基層幹部苦不堪言,極大地阻礙了幹部幹事創業、服務群衆。

  為破解飽受诟病的文山會海難題,把黨員幹部從會議的束縛中解脫出來,3月25日,湖南省委出台了《湖南省集中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20條措施》,用制度的“手術刀”為各種會議精準“瘦身”。

  “省委帶頭大幅精簡會議,确保2019年開到縣級以下的會議減少30%至50%。”湖南省委辦公廳負責人介紹,20條措施中提倡合并開會、套開會議,多采用電視電話、網絡視頻會議等形式,不刻意搞傳達不過夜,并對不同會議的講話人數、與會人員、會議時間做了細節規定。

  一時間,少開會、開短會、開有用的會成為會場新風氣。4月中旬,湖南省各市州及縣市區紀委監委近300名領導幹部在長沙集中參加實戰業務培訓。其間,分别套開了全省巡視巡察工作會議、2019年第一次全省貧困縣紀委書記例會。在培訓中辦會,既提高了效率,又減少了與會人員來回奔波。

  此外,婁底市将多個會議合并起來一起開,益陽市利用視頻會議等手段“一竿子插到底”,株洲市直接把一些專題會議設在基層鄉鎮,這些舉措解放了基層幹部的“雙腳”,黨員幹部下基層的次數明顯增多。

  “不走這麼多次,農戶土地入股這個事還真辦不成。”澧縣澧南鎮黨委書記戴承宇告訴記者,今年,他到聯系點仙峰村至少有20次,都是為協調農戶土地入股、成立“公司+農戶”合作社的事,如今已形成3000畝的百果園基地。戴承宇感慨:“這主要得益于為基層幹部‘松綁’,讓我有更多精力為老百姓辦實事了。”

  “不在機關會場,而在基層現場,有更多的時間接觸群衆,真正為群衆幹點實事,在群衆面前,我也有了更多的‘存在感’。”一名基層幹部這樣感慨。

  省掉一本台賬,扛起兩肩職責

  “都快過年了,上級紀委還會對黨風廉政建設‘兩個責任’進行現場考核、檢查資料台賬嗎?”2月1日,株洲市渌口區紀委監委辦公室幹部劉璀穎“忍”了一個月,終于還是拿起了電話向株洲市紀委咨詢“年終大考”的事情。

  往年,還沒有到12月,區紀委全體幹部就開始準備迎檢考核工作了。拟寫報告、完善台賬、複印資料、裝訂成書,幾十個人要忙碌大半個月,甚至要挑燈夜戰數個通宵。

  其實,這種“忙碌”的場景在全省各地紀委都能見到。

  “迎檢對單位是一場考核,對準備材料的幹部更像是一場‘考驗’。”汨羅市紀委監委辦公室主任李四維告訴記者,他從事辦公室工作已有8年,他清楚地記得,每年年底為迎接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考核,整理的資料不下50本,準備時間不少于一個月,突擊徹夜加班是經常的事,大家為此疲憊不堪。

  “準備迎檢的A4打印紙成箱地送過來,打印機一天到晚不休息,經常過熱‘趴窩’,機器都受不了了。”攸縣紀委監委辦公室幹部王海豔跟記者聊起迎檢的場景,沒提大家多累,隻是笑着說機器“受不了”。

  用工作留痕形式考核已成為基層的一種工作負擔,嚴重束縛了幹部幹事的手腳。

  為此,4月15日,省紀委監委下發《省紀委監委機關集中整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突出問題具體措施》,其中提到改進優化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考核,同時省委出台的《切實減輕基層負擔實施方案》中也提出要改進督查檢查考核方法,注重實幹實績,不得要求基層事事留痕,不得簡單以留痕多少評價工作好壞。

  落實責任在肩上而不是在紙上,全省各地紀委監委對标要求,從迎檢考核中解脫出來,把準備材料的時間花在了工作上。

  “今年上半年通過踐行‘四種形态’,黨紀國法的威懾力和政策感召力不斷增強。”湖南省紀委監委案件監督管理室負責人介紹,1至6月,全省紀檢監察機關運用“四種形态”處理29114人次。其中第一、二種形态26864人次,占92.3%。全省主動投案167人、主動交代問題448人,同比分别增長79%、75.7%。

  除了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考核,全省扶貧督查考核的減負也讓全省扶貧幹部有了更多的“履職”時間。

  5月8日,省扶貧辦出台了《關于解決扶貧領域形式主義突出問題切實為基層減負的規定》,從減少填表報數、規範材料報送、優化考核評估、統籌督查檢查等10個方面作出嚴格規定,為扶貧幹部減負。

  “減負後,迎接督查考核的壓力明顯減輕。”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扶貧辦一位工作人員介紹,去年,自治州幾乎每月都要迎接各級開展的督查檢查考核,迎檢工作“壓力山大”。而今年省扶貧辦制定出台了減負規定後,一些督查工作被精簡取消,讓扶貧幹部騰出更多時間幫扶村民脫貧發展了。

  “服務人民群衆、促進幹事擔當是減負的根本目的。”湖南省紀委監委負責人表示,減負破除的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減掉的是阻礙基層幹部為民幹事的負擔包袱,通過一系列切口小、能落實、促擔當的減負“組合拳”,釋放幹部幹事創業激情動力,激發黨員幹部擔當履職盡責,并最終讓人民群衆從中收獲更多的幸福感、獲得感。(記者 鄒太